欢迎您访问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门户网站,
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专题报道 法苑文化 廉政专栏 法庭内外 法学沙龙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
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 >> 法苑文化 >> 正文
 

《诗七首》


《观南龛摩崖造像》

  文/鲜文章

  在巴河边生活了这么多年

  竟不知距今一千多年的大唐

  其实与我们也就百米咫尺

  一千尊神佛,以一千种表情

  翻开一千次草木复苏

  每一次善待流水落花,都是一场春去秋来

  佛的目光,从唐朝一路打量到今

  一夜风霜结痂一层坚硬的轮回

  一场流血换回一尊佛的真容

  把笑意铭刻在石间,就是刻在生生死死的世间

  走出唐朝,回到一次善意的花开

  回到一柄刀剑,被铁锈深埋的年代完整出土

  一阵硝烟流出一朵云。与摩崖为邻的

  是川陕苏区将帅碑林,英雄的巴河儿女种下一颗

  魂长出一片青松,长出一块碑成后世景仰的佛

  《落日收走最后一丝光亮》

  文/鲜文章

  落日收走最后一丝光亮

  晚风一路风尘

  追赶行人的脚步

  街头的霓虹灯

  殷勤地清扫落下来的

  暮色

  一扇窗突然推开

  一弯新月

  是今夜唯一的风景

  《一株树在悬崖边站立》

  文/鲜文章

  一道悬崖,咬断

  通往太阳和天堂的路

  夜色跌下来,直至

  被路过的黎明扶起

  走错了路的一株树

  在悬崖边,嘎然止步

  傲立的风姿

  被旭日抓拍

  《一根火柴突然熄灭》

  文/鲜文章

  一根火柴突然熄灭

  黑暗一拥而上

  云,紧随其后

  只有启明星

  勇敢地站出来

  当黎明还未来临

  《我划亮一根火柴》

  文/鲜文章

  夜泼来一身墨

  日子变得漆黑一片

  我划亮一根火柴

  一向狡诈的黑暗

  后撤百里

  《古巴人岩墓》

  文/鲜文章

  从繁华的都市出来

  穿越时光丛生的荆棘

  我来到一排古巴人岩墓前

  焚香,沐浴,深吸一口阳光

  屏气凝神,生怕惊扰了

  上古先民安放在岩洞里的梦

  像朝圣的僧徒

  姑且洗净每一根世俗的骨头

  不留一丝红尘

  我潜心静听

  生怕遗漏哪一句细小的风语

  岁月早已掏空了生命的真谛

  留下一排空空的墓洞

  嵌在半山岩上

  分明是一排不见底的眼睛

  阅了世间多少事

  《雪的消息》

  文/鲜文章

  短信里已有多年没能收到雪的消息

  入冬伊始我便深陷一场对雪的渴望

  初识雪之前,我的内心一片白

  与雪一见,白成了我心野的全部

  白的山岗白的草原白的小屋

  那年的冬天。年少的伙伴。我垛一簇簇

  白的时光,垛一堆又一堆誓海盟山蜜语甜言

  可雪还是连根拔起了我的青春和童年

  拔走了我心野里一簇一簇的白

  风在四处打听。云把天空翻了个遍

  太阳诡秘地笑着,缄口如瓶。整个冬天

  我就守着一个键,在中年的收件箱里

  傻傻地等着一个约了多年的冬天

  《听雪》

  文/鲜文章

  雪,踩着轻盈的脚步

  曼舞天空。一阵寒风

  执意翻动远处的山峦

  翻乱了雪漫天的心思

  天地人间

  轻,莫过于此

  重,莫过于此

  风啊,你能否拽出

  在我的体内蛰伏了多年的相思

  好让我

  没心没肺地活着

  六根清净地上路




点击数:490 更新时间:2018/4/8【关闭窗口【字体:
  • 上一条信息:
  • 下一条信息: 没有了
  •  

    Copyright 2011 巴中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西段74号 电话传真:0827-5817809 邮编:636000 备案:蜀ICP备1200039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