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门户网站,
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专题报道 法苑文化 廉政专栏 法庭内外 法学沙龙 裁判文书 依法治市
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 >> 法学沙龙 >> 正文
 

四合院——杨睿


       

四合院

 

民二庭 杨睿

 

突然想起老家的老房子,最初的印象是我妈和奶奶吵架,原因好像是为了分房子的事,很早以前,爷爷奶奶还有爸妈应该是住一起的,后来由于妈和奶奶不和就分家了。

在我的印象中,老家的老房子有一个很大的厨房,完全不像现在都市高楼里狭小的厨房一样,厨房和平时玩耍的地方是一起的,有三个门,夏天三个门开着很凉快。童年往事我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,唯有记得那时我和我哥很早就被父母赶起床做早饭,我给我家养的猪煮食.父母把我和哥赶起床后,他们也就外出做农活了。除了一个很大的厨房,有三间睡觉的可以称为卧室的地方。厨房和卧室里地面凹凸不平,尤其是我和我哥睡觉的房间,有很多老鼠,一到晚上老鼠会发出很大的声音,有时我哥不在家,吓得我根本睡不着觉。

还记得我和哥的卧室里有一个大大的木柜子,是我家存放粮食的地方,因为老鼠实在太多太厉害了,不时的会把木柜咬烂,进到木柜里边偷吃粮食,我父亲也为此花费了不少心思,不停的在被老鼠咬烂的地方补上新的木板,父亲和老鼠的较量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停止过。妈妈个子瘦小,因为父亲是乡村老师,每天要走几十公里山路,一般吃过早饭后就上学,回来也就天黑了。

那时父亲工资极低,所以全家人吃饭的问题就只有交给妈妈了。我经常看到我妈瘦小的身体会托一个大大的花蓝,里边经常是玉米和红苕什么的,有时看到妈整天整天的挑粪,那时觉得我妈是很高大的人,力气也很大。但是现在想起来,我妈应该很辛苦很吃力地在支撑着。

我已去逝的奶奶可能从小受够了男尊女卑的偏见和歧视,当奶奶能指挥家人时脾气也变得很坏,我爸爸善良孝顺,在我奶奶和妈吵架时,他显得左右为难,一边经常是我妈要占着理,另一边奶奶又毕竟是长辈,并且是辛苦一辈子过来的人,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指责。

我家的房子是同一祖宗四合院的西南边,一到下午时分,朝东的院坝是阴着的,尤其是夏天,全院子里的小孩子都会尽情的在院子里玩耍,那时没有电脑,没有网络,没有手机,没有动画图书,但是我们真的玩得很开心很开心。那时唯一担心的是我妈,她经常会要求我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但实在太贪玩了,经常会落下该做的事而受到妈的处罚。这时爸爸会站在妈的一边,可能是体谅妈太辛苦了。

后来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到了我们小院里,一下影响了两代人的生活,爸爸放弃了他忠诚的事业,办了停薪留职去海南淘金,妈妈紧随其后,哥哥和我成了真正的留守儿童,哥哥和舅舅一家人居住,我则和我爷爷居住。从此我好像没有乐趣所言.妹妹是幸运的,她由于太小了,跟着爸妈也去了海南.从此我和我的爸妈,和老家的老房子再见了,偶尔回家一次也是匆匆来匆匆走.中途,爸爸在外多年也未赚到钱,又回来干起了老本行,但是回来后修房子的事却提上了日程,爸爸用他们毕生心血积赚下来的钱把以前的老房子拆了,修了一座三层的楼房,从此四合院的形状完全变了,西边缺了一个大大的口子。再之后,我再也没有想过老房子,但是我家房子后边的石坝还在,其实房子也完好。

后来,我外公去逝了,最爱的外婆也去逝了,再后来爷爷去逝了,奶奶也走了,一下子我觉得我爸妈上头没有支撑,他们在苍老,在走当初爷爷奶奶辈的路,我害怕得很,害怕得不敢想下一个十年,下一个二十年是什么样子。今年春节第一天,我和爸爸还有哥哥回家给爷爷奶奶上坟,回到了以前的房子里,四合院的房子全都摇摇欲坠,院里的石坝让我不敢走进去,全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和灌木,中间的朝堂两头是空的,门不知哪去了,那情形非常像电视剧里鬼片的场景。年老的都逝去了,年青的都外出淘金,年少的都在外求学,进了大城市,再也没有想要回老家,回去看看去逝的老人,看看曾经带给我们无数欢笑的四合院。我自己年岁也不停的增长,我想父亲辈像我现在这时,应该是能独当一面,生儿育女,为了养家在辛苦着,再想想现在的自己,多少感觉有些悲哀。

古人云: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我大学毕业后,一直漂零于外,这样来讲我已经很不孝了。



点击数:163 更新时间:2019/8/14【关闭窗口【字体:
  • 上一条信息:
  • 下一条信息:
  •  

    Copyright 2011 巴中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西段74号 电话传真:0827-5817809 邮编:636000 备案:蜀ICP备180183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