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门户网站,
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专题报道 法苑文化 廉政专栏 法庭内外 法学沙龙 裁判文书 依法治市
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 >> 法学沙龙 >> 正文
 

母亲的手——严健峰


 

母亲的手

 

严健峰

 

年底回家,发现母亲苍老了不少,瘦削的肩、稀疏的发,特别是一双手,满是龟裂的缝隙,像院前白杨树的皮。跨门而入的那一刻,母亲赶着接过我的背包,那双粗糙的手更加显眼,让我心底隐隐作痛、感到愧疚。

10年前,正是母亲的这双手,在车站的人群中长久的挥舞,把我送上了求学的大班车。而后读书、到外地工作、辗转回巴,我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学生,逐渐成熟,如今已近而立之年。这些年,母亲那双曾经白净、灵巧、青春的手,变得活力不再、布满老茧。回过头看,是因为年复一年、操持生活的催化作用,也是因为我对母亲的关心太少,除了隔三差五打个电话,更多的时候,考虑的是自己。

岁月在母亲的手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迹,如同母亲的手,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重要的轨迹。

母亲的手,慈爱温暖,呵护着我健康成长。儿时的我,肠胃不好,一不小心吃坏了肚子,经常半夜里就疼起来,是母亲用温暖的手,揉着我的肚皮,让我能够安然入睡,如果疼一晚上,母亲一夜都难以合眼,纵然在丝厂站立上了一天班的她,已经疲惫异常;小时候回家,要先坐班车到镇上,然后要走2、3个小时的山路,还是母亲,用她充满力量的双手背着我上山下山;大学放假回家,每到做饭,母亲总是先问我喜欢吃什么,然后尽量做我喜欢的食物,饭菜上桌,她总是不停的给我夹菜,仿佛要把我一学期落下的营养全给补上。而她总是把我不爱吃的留给自己;在宜宾工作的两年,母亲寄的东西堆成了一座小山,银耳、木耳、衣服,还有她一针一线缝制的鞋垫,前后有15双之多。前年回家,母亲视力大不如前,我让她别再缝了,她却说,趁视力还行多缝点,怕以后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母亲的手,日夜操劳,为我撑起家的港湾。初三到高中的那几年,父亲在外地工作,母亲下了岗,家里生活相当困窘,母亲咬着牙,拿着借来的500元钱,在家里开了一间小卖部,从未做过这个行当的她,东奔西走,靠着辛勤和汗水,把小卖部给慢慢经营起来,家里的生活也逐渐走出困境。周一到周五,我上学,她就守摊,周末我守摊,她就去进货。为了省钱,母亲是绝不肯叫“背二哥”的,靠着自己的肩膀和双手,爬坡上坎,把沉甸甸的货物背回家中,天冷天热,都是如此。她很少让我帮她做重活,只是叮嘱我要用功读书,不能荒废学业。为了多挣钱,母亲收摊时间很晚,早上起来还要给我做早饭,长年累月下来,原本健康的身体变得羸弱。正是在母亲超乎寻常的毅力和坚持下,我才能够在艰苦的条件下,排除外界的干扰,把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上。

母亲的手,犹如路标,指引我人生的旅途。由于经济原因,当年母亲考上了大学也未能如愿以偿,她硬是靠着不多的英语知识,经常抽查我的英语单词,遇到不会的地方,她会耐心的教我,如果开小差,这双手会毫不犹豫的拿起准备好的小尺子,打我手心,以示惩戒。然而母亲并不全靠“惩罚”来施加影响。中考的时候,我考得很不理想,差10多分才能进入重点高中,两个多月的假期,我都闷在家中,意志消沉。开学了,原本以为自己只能到普通高中报道,母亲却拿着辛苦攒下的3000元钱,交了额外的“建校费”,把我送进了重点高中。她说:如果把你送到“二中”,你可能觉得自己成绩还可以,会更加松懈。在这里,你才能从身边的同学那里获得奋发图强的动力。母亲的良苦用心,让我重新振作,从高一全班倒数第10名,到高三一度跻身全班第1名。多年后,当我收到到研究生入学通知书时,母亲哭了,我是全村第一个考上的,给她争了气。

老舍说,“人,即使活到八九十岁,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。失了慈母的人便像插在瓶里的花,虽然还有色有香,却失去了根。”母亲给了我生命,又用她如同根一般的手、用她的血和汗,将我灌养。她用自己的枯萎,换来我的绽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点击数:145 更新时间:2019/9/26【关闭窗口【字体:
  • 上一条信息:
  • 下一条信息:
  •  

    Copyright 2011 巴中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西段74号 电话传真:0827-5817809 邮编:636000 备案:蜀ICP备18018325号